番外:末日来临(18)

    真的是要疯了,陈雅倩颤抖的双手撑在林深深的肩上,浑身都没力气了,全身的敏感点似乎只聚集在了双腿之间那个湿哒哒的小穴口。

    “好湿了。”

    林深深贴在耳边说话。

    陈雅倩呜呜的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湿,明明林深深都没碰过,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结果脱下内裤,腿心处的粘腻就无法掩饰了。

    “这说明你也喜欢是吗?”林深深移动着臀部,让那根完全勃起挺硬的肉棒往她穴口凑,湿滑的淫液让龟头在两片小小的花唇上蹭来蹭去的打滑。

    林深深努力克制着呼吸,但其实已经爽得后腰椎都在酥麻了。

    她看着陈雅倩并不特别旺盛的阴毛,看粉嫩嫩的花唇被淫水泡得亮晶晶,还蹭到自己的男性性器上,没有衣服,性器跟性器亲昵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彼此都吐出些透明的粘液。

    林深深喜欢这样的肉体接触,哪怕不操进去都行。

    只要陈雅倩任自己摆布和操控,只要知道这个人全心全意的信任自己,明明干净不染尘埃,却任身体畸形的自己随意操干和玩弄,这种满足感就已经让她快要高潮了!!

    “它喜欢我的大肉棒,在欢迎我,想要让我插进去。”林深深说。

    陈雅倩咬着嘴唇,难为情的说不出话来,只有鼻息泄露出不平稳的起伏气息。

    “我粗不粗?”

    林深深抵着她,低声威胁:“你不说话我就不操你。”

    陈雅倩一双媚眼气呼呼的瞪她,但眼里水光潋滟,那有半点气势,最后也只能败下阵来,细若蚊蝇的应一声:“……嗯。”。

    “你要说……”林深深开始凑上去吻住她的脸颊,舌头顺着下颌线往下舔,吮住了陈雅倩小小的下巴,恨不得把人从这里开始吃,她嘴巴张得大就越显得放浪的色情和迫切,红舌若隐若现,她引导:“深深的大鸡巴好粗。”

    陈雅倩感觉自己成了林深深口中的一块糖,都快要被舔化了,她都快要呼吸不过来,感觉那根灵巧的大舌头开始往上,带着令人心尖儿发颤的痒意,舔住了她的耳廓,舌头在外面打转过后舔进去她的耳窝,“别……别舔那。”

    林深深凶巴巴的指使:“那你快说林深深的鸡巴好粗!”

    陈雅倩躲又没地方躲,简直被她欺负得没脾气,只能哭着:“林、林深深的……好粗。”

    林深深呼吸一窒,倏然用力吮吸了一下她柔软的耳垂!

    “啊!!”陈雅倩身子猛烈一颤,娇喘着整个人都在林深深怀中颤抖,好不可怜,她早被脱光了,光溜溜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像是会发光,又羞成了粉红色,摸上去触感细腻得像是奶油和丝绸。

    林深深听到她那样说已经很激动,可不知道哪来的恶趣味,非逼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陈雅倩说那些脏脏的话,“林深深的什么好粗?没听见。”

    “鸡……鸡……”陈雅倩涨红着脸说不出口。

    林深深已接过话:“林深深的鸡鸡很粗吗?”

    陈雅倩呜咽的哭,抡着拳头锤了她一下,平时都没力气更何况这时候被撩拨得软成一滩春水,林深深说:“林深深的鸡鸡不仅粗,还很长,很硬,很大。”说话间,她努力的掰开陈雅倩的腿,分开一点,再分开一点。

    直到两片因为淫液而粘粘在一起的阴唇被迫分开,一边一片小小的肉唇,林深深才把硕圆巨大的龟头顶了上去。

    阴唇分开,敏感脆弱的阴道就毫无保护的裸露出来。

    细细窄窄的一条缝隙口子。

    兽化变得更狰狞巨大的肉棒只勉强在外面逗留,微微塞进去,就听到耳边陈雅倩“啊、啊、啊”的极力调整呼吸频率。

    陈雅倩已经窘迫羞耻到了极点,已经无以复加,但她控制不住,她双手似死的巴拉着林深深的背,十指的指甲深深的陷在林深深的背上,就像是那只小白鼠遇到危险和未知的事物总喜欢巴拉着人寻求安全感一样,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一些事。

    “腿再分开一点。”林深深的力气完全可以单手抱起陈雅倩,所以她尽量那个小小的甬道分得开一点,再开一点,然后压着那翘翘软软的屁股往自己鸡巴往一点点的用力。

    一边挺腰一边压她的臀,两个方向的力一起使,粗硬猩红的大肉棒,就那么一点点的撑开了狭小的阴道。

    陈雅倩浑身都在颤,脸色发白,声音更是破碎不成句,“好,好了,已经太、太深了,我不要……”

    “宝贝我都还没开始进去。”林深深抱着她的手改为托抱她的屁股,在她嘴唇上安抚的亲了一下,“你搂住我的脖子,自己抱住我,我要掰开你的屁股,不然太小了进不去了,你里面很窄,这个姿势不好操。”

    陈雅倩不知道该怎面办,乌黑的眼里是水汪汪的泪,“那,那躺下来。”

    “我想抱着你操。”林深深有自己的想法,她还要抱着陈雅倩下溪水。

    那天陈雅倩在小溪边擦身体的时候她就想这样做了,想要让陈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论如何肏到室友(futa)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