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糖我不爱吃(虐男主第一步)

    秦佳冷笑了声:“我在你眼里或许也只是如同蝼蚁一般,如果你要捏死宋远,顺便把我也捏死吧。”

    爹不疼娘不爱,喜欢上一个人还伤痕累累的。

    她上辈子一定要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受到这么多荒诞的惩罚。

    顾之衍顿住,眼里闪过讥诮,微微俯身,手指精准地捏住了她的下颚,慢慢用力:“佳佳,凭什么你说喜欢我就喜欢我,说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了?”

    秦佳已经被人拿捏得够够的了,被亲爹拿捏,被姐姐拿捏,就连死去的妈妈也曾拿捏过她。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她就只有被拿捏的份。

    她的手指掰开他捏住下巴的手,他捏的更紧,她不允许自己哭,从这一刻开始,她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示弱。

    她低头睨了眼合同,嘴角噙着笑:“这么大方?把秦氏给我了?”

    顾之衍从她的眼里并没有看到缓和,她的眼睛里没有了那些点点星光。

    看向他的时候不再柔情似水,我不再波涛汹涌。

    平静的眸子里,是他从未见过的憎恶。

    他的佳佳,出去几个月,回来已然变了模样。

    和上次不同,他心里有种空空的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

    他低首,手指弯曲,捏着她脸颊的肉,嗓音是刻意放缓的轻柔:“只要你想要,都可以给你。”

    秦佳极尽全力忽略掉下颌的疼痛,忽略掉内心的疼痛,扬起笑,双眼弯出漂亮的弧度。

    “秦氏,我要了。”

    顾之衍不喜欢现在的秦佳,没有生气,也没有活力,最主要的是她在他面前学会了隐藏。

    他表情冷硬,淡薄的唇抿成一到直线。

    他不说话,她攥紧的手指掐进肉里,时刻提醒自己绝对不会在手软了。

    也绝对不会成为母亲那样的角色。

    男人于她而言只能是衣服!

    她谄笑道:“怎么?舍不得了?”

    顾之衍闻言,眉宇间拧了拧,薄唇翕动:“给你可以,回到我身边。”

    秦佳似乎已经料到了他的话,不答反问:“以你情妇的身份吗?”

    她一直都记得他说除了婚姻什么都能给她。

    既然没有婚姻,除了是情人还能是什么。

    以前她在乎顾太太这个头衔,总是扭扭捏捏的。

    现如今她全然无后顾之忧了,想起宋远的公益事业,或许她可以帮到他。

    她对宋远谈不上喜欢,但也绝对不是讨厌。

    在被他阳光的正能量下,她对生命有了新的认知。

    顾之衍点燃了一根烟,青白的烟雾淡淡地萦绕在他周围。

    秦佳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说:“如果你不介意做我的情人,我可以做你的情妇。”

    顾之衍闻声,狠狠地吸了口,示意她坐过来。

    秦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没有动。

    顾之衍一瞬不瞬盯着她,他指尖的烟快要燃到尽头了,而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聚集了一小堆被捻灭的烟头。

    秦佳不紧不慢地说:“抓我回来总不至于要跟我说你有多爱我舍不得我吧?要说什么,痛快点,我山里有课,耽误不得。”

    顾之衍忽的起身,突如其来的压迫感逼得秦佳后退了一步。

    “佳佳,你不爱我了吗?”

    秦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嗤笑了声:“我爱你?顾之衍,我但凡脑子清醒一点,都不会缠着你那么久。爱?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是想着跟你天长地久。如今我长大了,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有意义的事情太多。”

    她最初说的时候语调高昂,说到最后归于平静,像是看透了这世间万物。

    顾之衍慌了,他的佳佳真的不见了。

    他如墨的黑眸紧紧凝着她:“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不忘了回家。”

    秦佳笑得更加欢了:“家?我有吗?哪里是我的家?顾之衍你告诉我哪里是我的家?”

    顾之衍心底泛着疼,一种无法言表的疼。

    “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他说。

    秦佳脸上的笑凝了一瞬:“顾之衍,还记得你自己说过什么吗?”

    顾之衍眼神深邃异常,许久他才问:“什么?”

    秦佳心脏揪紧的疼痛,垂在身侧的手指缓缓攥紧:“你说过除了婚姻…”

    顾之衍打断了她的话:“佳佳,现在你可以要你想要的一切,包括我。”

    秦佳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不可能没有触动,只是她太明白自己终其一生渴望的不过是被宠爱,被呵护。

    而顾之衍早在过去几年,将她所有的热情消耗殆尽。

    她已经没有勇气去爱,也不想去爱了。

    她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顾之衍想去拉她的手,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她垂眸,脸上并没有太多情绪。

    “我现在什么也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她千肏百嫩(高H)1v1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