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王牌宠妻

第十六章 他的猎物,不错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啊!”大吼了一声。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
    “意涵,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畏惧的心。”这是以往妈时常给她说的话,她一直记在心里。
    所以这年,不管多累她都挺过来了。
    她莫意涵是打不死的小强,死了都能活过来,不就九千块钱嘛,她总能挣到的。
    她吐了口气,闭上眼决定睡觉。明天还要大早儿地起来去打工。
    对了,下工后,顺便再去逛逛,看能不能再找一份工作。
    她抱腿蜷缩在床上渐渐地睡了过去。
    七月的夏天很热,热得让她后背全部都被汗水打湿了。
    不过还好是夏天,若是冬天,她明天肯定得进医院。
    因为她没有被子盖。
    聂云峯坐在阳光房里,嘴里刁着烟。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聂云峯斜长的眼眸微斜,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赵牧的。
    “东西拿到呢?”聂云峯接通电话,清冷的声音问道。
    “发你Email了。”电话里赵牧道。
    聂云峯掐灭了烟头,换了蓝牙耳机,走到书房里打开邮件。
    电话里赵牧的声音传来道:“邮件打开呢?”
    “嗯!”
    蓝色的屏幕光照在聂云峯的脸上,他神情专注地看着电脑里赵牧传来的资料。
    赵牧夸张道:“死人相,我原来以为你是唯一的异类,但看了这叫莫意涵的小丫头片子,我发现我帮你找到了同类。十九岁读大三,初中念了一年,高中念了两年。而且不管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每年都拿奖学金,关键是她还打工,一天至少两份。这丫头脑袋究竟是什么构造啊!”
    以赵牧这种上学时靠小抄及格人的学渣来说,学霸就是异类。
    看着赵牧给的资料,聂云峯眼里却划过一抹心痛。难怪他觉得她除了长得幼稚,内心却仿若三十岁的成熟,这些都是经历而来的。
    当然,身体也是蛮成熟的。
    “对了,死人相,你查人家小姑娘做什么?”赵牧好奇地问道。
    聂云峯眼眸微眯,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薄薄的嘴唇吐出两字,“捕猎。”
    “啊!”电话另一头,赵牧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这死人相嘴里的“捕猎”跟他理解是同一个意思吗?
    “那个死人相,你不会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赵牧试探地问道。
    聂云峯未回答,但对于了解他的赵牧知道,死人相不回答,便是默认了。
    赵牧有些难以消化这突然的消息,半天后咽了咽口水道:“死人相,人家只有十九岁,被你这老牛啃,不太地道吧!”
    的确,十九岁对二十九岁是个距离。
    “她成年了,我看上她了。”电话另一头淡淡道。
    很明确的一句,就是这嫩草他聂云峯安心啃了。
    赵牧轻咳一声道:“人家的确是成年了,但咱们不能如此糟蹋祖国的花朵儿。若你真转性想玩玩,孟非那有一大把,我立马打电话让他给你送一打过去。”
    “我从不玩。”对方冷冷道。
    赵牧撑大了眼,再次咽了咽口水道:“死人相,你认真了?”
    没有回答,又是默认。
    赵牧花了足足两分钟才消化掉这消息,脑袋里飞快转动着,过了半响,赵牧问道:“死人相,前儿晚上你对我们祖国的花朵儿做了什么?”
    赵牧怎么想也想不到这南辕北辙的两人怎么会有交集,最后想到死人相让他查前晚上进了他房间的人。他也是寻着这个线索找下去的。
    前天晚上,他记得他给死人相下了药,而孟非却办了本来应该送去给死人相解饥渴的女人。而这小姑娘那天晚上却刚巧闯进了死人相的房间。难道——
    赵牧想着资料里莫意涵的长相,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未成年,赵牧瞳孔一闪,没想到死人相好的是这一口。
    不过——
    “死人相,她是莫正的私生女,还和吕牧弈订了婚。”赵牧提醒道。莫家、吕家,任何一家都是麻烦的代表,更何况两个加一块,而死人相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聂云峯看着电脑上莫意涵和吕牧弈的合影,手指敲着桌面。
    的确是麻烦,若他宰了吕牧弈这小子麻烦恐不少。
    稍许,聂云峯挂了赵牧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赵牧立马给种马打了电话。
    死人相看中小姑娘如此大的事,赵牧怎么可能憋得住。
    所以不管按常规,此刻种马是不是跟某个女人打得正火热,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而听了赵牧说的事后,电话另一头的人整个人愣住了。
    赵牧在电话里叫了几声,对付才回神。
    而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阿牧,你有没有兴趣去非洲一趟?”
    赵牧一脸莫名其妙道:“种马,你那家伙还**人那,脑子不够用?”
    “阿牧,我刚才以我们两人的名义送了两个少爷去聂老大那。”对方淡淡道。
    赵牧猛地跳起来,“靠,你TMD的要死,干嘛拉我下水。”
    狗日的,赵牧一把挂了电话,而后拨通了助理的电话,立马订了两张去非洲的机票。
    那里没有聂氏的分公司,他在那应该能躲到死人相消火。
    莫意涵起了个大早,她今天要去快餐店打工。
    早上六点就要到店里准备东西。
    只是起床时,发现自己喉咙发炎,已经严重到说话困难的地步了。
    灌了一杯自来水当做早饭。昨天发现自己感冒了,以惯例她睡一觉就该好的。没想到会变得这么严重。
    生病对她而言一直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
    不过还好店长是个好人,见她生病便将她调到了厨房去帮忙。
    也因此,让聂某人在店里白白坐了一下午。
    第二日,聂云峯带着遗憾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本想在出差前看那丫头一眼的,他特地腾出一下午的时间,顶了一屋子惊得下巴掉到办公桌上的手下离开。却扑了个空。
    算了,反正他还准备了更大的惊喜给那丫头。
    不过对某人来说可能是惊吓。
    下午四点,到了莫意涵下班的时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