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王牌宠妻

第十一章 溜走的小东西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她挂在他身上,努力得想要拿回酒杯,却无法,最后只能放弃。不过她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他身上,姿势十分暧昧。
    莫意涵扯了扯嘴角,最后放弃抢回酒杯。
    她头微扬,如星星般耀眼的瞳孔紧紧地凝视着聂云峯道:“你看上去很冷,是不是也怕受到伤害,所以藏起了自己的心呢?”
    聂云峯心里猛地一悸,而后有些慌张地憋过头。
    莫意涵噗嗤一笑,手指着聂云峯的脸道:“原来你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酷嘛!”
    聂云峯脸顿时一寒,一把抓住莫意涵指在他面前的手指,冷音道:“你的确有些小聪明,但我教你一课,不要自以为能看懂人心,否则——”
    聂云峯眼眸猛地撑大,后面的话消失在了莫意涵突来的吻之中。
    聂云峯刚硬的眉头冷蹙,想要推开莫意涵,但灵巧的小丁香舌滑入唇齿间,生涩而又刻意的挑逗便如罂粟让人容易乱神。
    原本欲推拒的手,改为紧扣。聂云峯一手环住莫意涵的腰,一手扣住其后脑勺,被动变成了主动的掠夺,浓浓的酒味窜入口中,聂云峯眼眸微动,他第一次觉得原来86年的Lafite能如此甘甜。
    月色透过微微飘动的窗帘映照在两人紧贴的身上。
    莫意涵嘴微红,微微迷幻的眼神看着聂云峯,微喘道:“我也教你一课,诚实地面对内心的孤独并不可耻。”
    他和她是同一种人,同样孤独的人,她是如此认为的。
    聂云峯瞳孔微闪,手指划过她发红的嘴唇,微微嘶哑的声音道:“小东西,你可知道挑逗男人的下场?”
    莫意涵嘴角微扬,带着几分俏皮的笑道:“大叔,你可知道勾引坏女人的下场——唔——”
    他炙热的温度覆盖住她,这个吻比先前的那个更加的狂热,至少她是这么感觉的。
    聂云峯探索着她身上的气息,两具身体在雪白的地毯上交缠着。
    说实话,一个顶着半边红肿的脸的小丫头根本没有一丝的吸引力,但却偏偏有逼疯他的能力。
    而他是一个终于自己感受的人,但既然她挑起了他的欲望,自然她也得负责灭火。
    聂云峯低头埋入某人胸口。
    “嗯!”莫意涵只感觉一阵酥麻传遍了整个身体。她脑袋不是很清醒,可是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今夜的她很孤独,很冷,她想要他的温度来温暖自己。
    “你多大?”突然聂云峯抬头看着意乱情迷的莫意涵问道。
    莫意涵脑袋里一片混沌,本能地回道道:“十九。”
    聂云峯眉头微扬,十九,是小了点,不过也成年了。虽然他喜欢她——暂且算是喜欢她的身体,但却讨厌麻烦。
    既然她已经成年了,那他不介意和她玩场成人的游戏……
    清晨,莫意涵醒来。
    “嗯!”她发出一阵慵懒的声音。
    不情愿地睁开眼。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腰间陌生的手臂。
    莫意涵顿时撑大了眼,完全地清醒了过来。
    “嗯!”这是回忆脑袋里零零碎碎记忆的声音。记得不全,但该死地她却记得是自己先吻的他。而后全是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该死,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就说酒后乱性,她不该碰酒的,至少不该在一个陌生男人家里喝酒。
    她轻轻挪开腰间的手臂,生怕弄醒了背后的男人。
    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确定他没醒来,她转身缩出了房间。
    她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反正有多远闪多远。
    而昨夜,便当成是一夜情好了,虽然她并不是性开放的拥护者,但还不至于保守。出了这公寓,就忘记昨天的一切。
    中午,聂云峯被手机铃声吵醒。
    聂云峯坐起身,看着空空的身旁眼眸微眯。
    铃声继续响着,大有一副不接电话就不停的趋势。
    聂云峯生硬的眉头微蹙。
    是赵牧打来的,聂云峯难得的哥们之一。
    聂云峯拿起床头的手机接通。
    手机另一头赵牧咋呼的声音立马传来,“死人像,你在哪?”
    “在家。”聂云峯低冷的声音一边回道一边翻身下床,向客厅里走去。
    “在家?”赵牧愣了几秒,而后问道:“你生病呢?”不对,死人相可是有过发烧烧到四十度还去公司办公的记录。
    聂云峯不慎在意回道:“睡过头了。”
    “什么!”赵牧惊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不能怪赵牧惊呆,聂云峯是个极其自律的人,睡过头这种事在他人生之中这该算是头一次。
    “聂云峯,你脑袋没事吧?”这是赵牧反应过来后问的第一句话。
    对于赵牧的大惊小怪,聂云峯并不奇怪。连自己刚才看着手腕上的时间时也惊愕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既然睡过了头。
    但想着昨天晚上那一次次仿若要纠缠至死的欢爱,他几乎到天亮才睡,会睡过头也是正常的。
    那小丫头却是让他破了许多的第一次,他诚实地承认,对他而言,她似乎是某种特殊的存在。
    但这份特殊的存在却很轻易地让冷情的他动怒。
    很好,客厅里、浴室里都没人,而浴室里她的东西也拿走了。
    而昨晚她穿过的衬衣放在浴室里的衣服篮子里。
    “赵牧,帮我查一个人。”聂云峯低冷的声音道。
    赵牧愣了足足几秒才接上节奏。
    “你要查谁?”
    “前天晚上在酒店进我房间的人。”
    前天晚上?
    赵牧微愣,“死人相,前天晚上有人进你房间?你不是自个解决的?”前天晚上他给死人相下了药,然后让种马送了女人去死人相房间里。结果那种马自个把女人给办了。他一直认为那晚死人相是自己解决的需求。现在听死人相这么一说,赵牧突然感觉信息量好像有点大。
    聂云峯生冷的嘴角微抽,冷冷道:“你有一天的时间给我答案。”而后挂了电话。
    聂云峯伸手拿起躺在衣服篮里的衬衣,放在鼻前。
    他黑色的瞳孔微眯,他聂云峯是个忠于自己感觉的人,既然这小丫头惹了他,就别想这样轻易从他身边逃开。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