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中记

007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7章
    明珑本想让班媱长个记性,到头来还是忍不住替她出了头,这事也暂且没告诉她。他的灵力还未恢复到鼎盛时期,未免引来不必要的动静,平常还是以兽形示人。
    张兴带着一大帮人喊着来捉妖的时候,明珑就觉得那夜不该只是吓吓他。
    班媱尚不清楚发生何事,只是从未见过这么多人来这里,少不得心中有些惴惴,只是看到都是村子里的人,大多数也眼熟,还是将柴扉打开。
    张兴一冲进来,目光就在四下搜寻,看到卧在向日葵旁边白绒绒的一团,如同夹着肉似的一声怪叫:“妖怪!妖怪在那里!”
    随着张兴的声音,柴扉外面的人如同决了堤的潮水一般,跟在他身后就涌了进来,班媱反应不及,被人群冲得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见众人都冲着明珑去了,心下不觉一紧,连忙爬起来去阻拦。
    只是村民都被张兴事先蛊惑,认定了这里有妖怪,也有的是纯粹来凑热闹,总归是跟着一同起哄,根本就没意识到他们这是强硬闯进了别人的家里。
    明珑被扰了好梦,抬眼瞧见张兴那张贼眉鼠眼惹人生厌的面孔,当即便有些不喜,再一看被人群挤得跟皮球一样突来转去的班媱,眼底的清光更形清冷,冲着人群露出了尖牙。
    “这畜生凶得很!”
    明珑的防备更激起了人群的激愤,每个人都握紧手里的工具,又不敢轻易上前。当中不知是谁率先丢了块石头,正好从明珑的耳朵尖上擦了过去。
    明珑心头火起,觉得这一帮愚蠢的人简直没有道理可讲,却又顾及他们只是帮凡人,菜没有轻易显露真身。
    只这一思量的工夫,村民被头先扔石头的人鼓动,大小不一的石块接二连叁地往明珑身上砸。
    明珑迟躲了一瞬,身上便觉一痛,当下一跃而起,踩在了张兴的脑壳上。
    张兴吓得一叫,手里的锄头没章法地乱挥,更激得众人惊慌不已,抄起什么都往他身上扔。明珑灵活得跳开,他便成了众矢之的,被砸得哭爹喊娘。
    明珑冷眼看着,暗哼一声,欲去看班媱的情况,倒没注意人群里那几个半大的孩子,他们学着大人的举动,抄起石头就往明珑身上丢。
    明珑眼神一冷,未及发动忽然看到个人影朝他扑过来,他听到怀抱住他的人一通痛呼,才发觉是班媱。
    “傻不傻!冲到前面来碍事!”明珑也没意识到自己这一阵着急,理智在瞬间断线,周身光华一现,已经将众人都睥睨于眼底。
    “哎呀真的是妖怪!”
    跟着来凑热闹的人此刻方才惊觉,一时间人群比之间更躁动,争相喊着杀妖怪,却又无一人敢出头。
    张兴早已滚到屋檐底下,靠着旁边的大水缸连面都不敢露。
    明珑看着叫嚣的众人,就如同看一群蝼蚁,实在懒得理会,打算吓退众人让他们不敢再犯就罢。
    怀里,班媱似是觉察他起伏的情绪,小心地拉了下他的衣领,“他们是村子里的人,都是好人……”
    “现在还说他们是好人,你的脑袋是榆木疙瘩么?”明珑嗤了一声,本来也不欲杀生,腾起一阵劲风,倏忽离去。
    众人回过神来,早已不见二人身影,只有院子里狼藉一片,于是一时间又是谣言四起,说班媱也是妖怪变的,如今被同伙带走了。
    事情越传越远,临近的好几个村子都知晓了,后来又组织了大批人上山捉妖怪,还请了道士守了几夜,小院里却再不见任何人烟。
    且说明珑带着班媱离开后,一直待在深山的溶洞中。倒也并非是明珑不敢回去与人对峙,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他修炼千年看尽了世间之事,对人这种渺小又寿命短暂的生物,实在瞧不上眼。他不高兴了杀上一个两个也无足轻重,可对人来说一辈子就截止于此了。
    只是他的灵力恢复尚需些时日,他如今又带着班媱这么个拖油瓶,没有万全的把握,他不想将自己随意暴露在危险中。
    可能因为自小相处的原因,班媱对他是百般信任,跟在他身边也安静自得,完全没有离家的惶然。
    得知明珑受过伤,眼下还未痊愈,班媱也很担心,本来要去帮他采药,他却不同意,说山里有吃人的猛兽,她出去了还不够给对方填肚子的。
    班媱怕自己被吃了他还受着伤一定会被人抓走,就在附近的山上打一两只山鸡,每日好吃好喝地伺候好他,以期他的伤势能恢复得快点儿。
    “我今天采到了果子!跟爷爷那时候给我的一样!”
    明珑听到那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就平息了运转的灵力,垂眸看到班媱献宝似的递到跟前的两个李子,满是嫌弃地拿起来咬了一口,差点酸掉了牙。
    “小丫头你故意的?”
    班媱不明白他的意思,咬着李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吃得似乎很香甜。
    明珑寻思她那个应该是甜的,便抢了过来,一入口眉毛又皱成了疙瘩,看着班媱很是纳闷。
    这丫头是分不清酸和甜?
    左右他也无需进食,只是一时兴起,把李子丢回给班媱,静坐调息。
    往常这个时候,班媱都是静静坐在他对面,看着他闭上眼睛时纤长的睫毛,好像颇为赏心悦目的样子。
    即便这已成习惯,明珑还是被她看得忍不住睁开眼,佯装凶道:“看什么!”
    班媱却对着他笑了笑,又高高兴兴凑到他面前,“明珑你的伤好了吗?”
    “还差点。”明珑看她吃着那个李子,依旧觉得口中泛酸,忍不住咽了下喉咙。
    “还差点什么?”班媱眼巴巴地问道,一副准备为他赴汤蹈火的样子。
    她眼眸澄澈,把心里的一切想法都映衬了出来,明珑看得好笑,心思一起便故意问道:“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都会照做?”
    班媱一边啃一口李子,很自然地点头。
    明珑撩起眼皮,撑着一边的膝盖朝她靠近,“亲我。”
    蓦然靠近的鼻息让班媱怔愣了一瞬,她听到明珑的话,脑海里首先冒出的便是村子里的小孩摔了跤,确实也会找爹娘亲亲抱抱,他大概是先前受了伤觉得疼,所以才需要吧,当下扬起脸嘟起粉粉的嘴巴,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还抬手摸了下他的头,“不痛不痛啦!”
    明珑一脸无言地看着她,抚了下脸际,又挨近了一分,语气里带了几分不容置疑的霸道,“亲我的嘴。”
    班媱不疑有他,旋即照做,却也只是浅显地贴了一瞬。
    少女柔软的唇瓣却像带了蜜丝一般,勾起了明珑心底的蠢动。她的唇上还留有酸李子的味道,明珑的舌尖微微划过,却觉得好似比方才甜了一些。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