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中记

00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3章
    班媱住的地方离村庄还有一段距离,下雨的时候,这里显得越发冷寂。
    明珑觉得这里倒也是个清修的好地方,如果不是耳旁的聒噪的话。
    他不耐烦地睁开眼,看到被推到跟前香喷喷的烧鸡,依旧充满了嫌弃。
    “烧鸡,很香的。”班媱抿了下樱粉的唇瓣,肚子里已经被烧鸡勾得馋虫四起了,不过她还是把这过年才能吃到的美味让给了明珑。
    见明珑不吃,班媱上手撕了条鸡腿,喂到他的嘴边。
    明珑暗自蹙了下眉心,又把脸换了个方向。
    “烧鸡也不喜欢么?那要吃什么?”班媱似乎很犯难,从厨房里搜罗了一圈,打开米缸瞧了瞧,只剩缸底一点米了。
    明珑看她瞎忙活,只是一副睥睨的模样。
    他堂堂青丘九尾狐,烧鸡都不吃,难道还会吃米?罢了罢了,暂且装作一只普通狐狸也罢,省得这小傻子瞎折腾。
    明珑纡尊降贵般咬了一口烧鸡,觉得味道也不是太差,勉强能入口。
    班媱端着一碗大米粥进来,看到盘子里剩下的一堆鸡骨头,明珑斜卧着,依稀能看到撑得滚圆的肚皮。
    她满脸欣喜,小心地摸了摸他的皮毛,“好好吃饭,快快长大!”
    明珑掀了下眼皮,把尾巴从左边甩到了右边。
    如今已入秋,下过雨的夜晚更添一丝凉意。
    小木屋里少了昔日陪伴的身影,班媱便觉得愈发冷了。
    屋外的凉棚漏了雨,柴火都淋湿了,也生不起火来。班媱辗转睡不着,半夜又起来拉着自己的被子给明珑盖了过去。
    明珑调息之际,觉得身上沉甸甸的一团,看到班媱大半夜的不睡觉,睁着两个铜铃似的眼睛蹲在自己面前,一阵无言。
    班媱怕他冷了,还用被子把他包了一个圈。明珑却觉得燥热不已,从被窝里跳出来,趴在了她的青竹床上。
    班媱歪头看了他一下,高兴地跑回去,“我们一起睡!”
    明珑表面嫌弃,却也没有阻挡班媱挨过来,心里一直在想,就当是看在那只烧鸡的份上,就允许这丫头靠近本尊了。
    挨着明珑软乎乎的身体,班媱觉得比冬天的火炉子还管用,睡到半夜又热得慌,无意识将明珑推到了一边。
    明珑气得耳朵都竖了起来,需要时抱他抱得紧,不需要就一把推开,果然人最无情!
    不过明珑虽对班媱哪哪都看不上,却也没有抬腿走人。一来他懒得动,二来就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懒得动。
    山间的日子对明珑来说有些无趣,不管是日夜交替,还是四季更迭,都像一潭永远没有波澜的深水。
    山下的村子偶尔会有人来,那个兰婶子跑得最勤,但每次带走的比她带来的都多,明珑已经对班媱吃闷亏的性格不抱希望了,每每都是卧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看她会不会把自己也卖了。
    不过班媱运气还不错,至今还是囫囵一个,没缺胳膊没少腿。
    一人一狐的开销不大,但也需要有所进项。班媱除了种一些自己吃的作物,就是进山采采药,然后跟村子里的人换些日常用的东西,或是卖给来收药材的人。
    明珑看她采的那些甘草、大黄、板蓝根,觉得她就是采一辈子也发不了财,又是一通嫌弃。
    明珑自诩是个有恩必报的狐,且不说那每日一只烧鸡的份儿,他虽纡尊降贵借此地休养,也不是白占人便宜的,一切都只是动动指头的事。
    明珑便常跟着班媱进山采药,有意无意地将她往灵草旺盛的地方引。
    可班媱识字不多,对草药的认知也是爷爷还在时教给她一些,除了大黄甘草板蓝根根本就不认识别的。
    明珑头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充满了无力感,只能趁着班媱不注意,把那些老山参跟灵芝等珍贵之物叼到她的箩筐里。
    班媱不识货,生怕有毒卖出去害了人,下山的路上就给丢了出去,气得明珑直刨爪子。
    “愚蠢的凡人!本座亲自采的千年灵芝,卖的钱你两辈子都有余,你居然扔了!鼠目寸光,有眼无珠!活该是个穷命!”
    班媱自不知道明珑内心的暴躁,看他呲着牙躁动不安,便以为他饿了,放下药筐就去打山鸡。
    “就知道吃!”明珑气得迭着爪子,不想去搭理那个小傻子,可一想这烧鸡回头还是给自己的,又站不住脚。
    趁着班媱还没回来,明珑把她丢掉的灵芝又叼了回来,放到药筐的最底下,用那些不起眼的大黄掩盖住。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